下载APP
  1. 首页
  2. 精品其他
  3.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  4.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第214节
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第214节(2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苏如鹤站在屋外,他阻止:“不过是一件小事,没必要大家都去,你留在书房吧,我去去就回。”

聂思然等他放碗,又将手里的帕递过去,起帮他收拾碗筷。

腊月,大街小巷都忙碌起来,为年节准备。

聂思然坐在旁边,托腮看着他瘦削的脸颊,“值得吗?”

“当一方太守,一方黎庶,为这些不相的人奔波劳累,着吃力不讨好的事,值得吗?”聂思然语气寻常,从袖中掏,抬手拭去苏如鹤嘴角的汤

聂思然脚步抬起,还没有走一步又落了回去。

“不是让你去取卷宗吗,怎么抱着衣裳回来?”苏如鹤问。

苏如鹤惊了又惊,一为他的话,一为他的行为。

苏如鹤跟着起,摁住他的手臂,“放着吧,我自会清理。”

本章已阅读完毕(请一章继续阅读!)

他都没有想到,聂思然能在此地待这么久。

聂思然叹息,心里的滋味说不上来,脸上还是笑着,“这些卷宗可都是烟城机密,理应我是不能看的,就这么不见外的给我,如鹤,你对我是不是太信任了?”

聂思然被他这脱的一句话得愣在原地。

聂思然失笑,“不一样,我只想知你的想法。”

“蒙苏大人不弃,让我在这儿借吃借住,这小事还是让我来吧。”聂思然笑着拿开他的手,将碗碟一一放回盒,走到门时他回首,“忙完了这些便早些歇着,事虽多,也并非要一日完。”

“罢了,等他回来吧,去告诉厨房将饭菜着。”

聂思然见他持要走这一趟,松开手也开始换鞋,“那我陪你一起去。”

倒是也帮了他不少忙。

书房,墙角摆着一盆炭火,窗微掩,苏如鹤望着屋外沉沉的天发呆,忽地,他将手里的卷宗递给聂思然,起往外走,“这份卷宗你看一,我去一趟。”

*

“公,苏大人已经走了,咱还去吗?”一直跟随聂思然的小厮走过来询问。

但转念一想,心中也颇有些惊异。

,墨幽幽。

“我本是俗人,没有远大抱负,更不懂聂公中的痛快一场是何活法。”

来要麻烦些。”

等回过神,面前早已没了苏如鹤的踪影。

秋去冬来,转苏如鹤来烟城已有两月。

没多久,小厮跑了回来,手里还捧着一衣裳。

,好似给了人吐心声的契机,聂思然凝视面前的人,“人生短暂,把俗事挂在心上,岂不浪费大好光,何不痛痛快快的活一场。”

太守府里的人闲聊,说刘大人是挂着虚名,而聂公才是苏大人边真正的主簿功曹。

苏如鹤听着他说完,视线不由得再次看向门外。

苏如鹤忧心忡忡,“我瞧这天气似乎要雪,那棚是留着施粥用的,可不能有半闪失。”

不仅如此,那位邺京来的聂公,如今跟他们太守大人形影不离,好得很,若苏大人忙的不可开,他们有事便会去找聂公

小厮忙解释,“小的半上碰到聂公,他将卷宗抱走,说是今夜不让您看了,明日再还给您,至于衣裳,是聂公嘱咐小的去取来的,大人衣裳了,还是尽快换了吧,天气寒凉,莫要着凉。”

聂思然拉住他胳膊,“明日再看也不迟,天黑了路不好走,回来也不安全。”

如今烟城百姓人人都认得他,知他是一个为民谋利的好官,路上见到他会的打招呼,请他吃酒。

苏如鹤避开那只手,一时沉默,过了会儿,他:“这个问题,聂公何不去问聂相。”

先不说聂思然这两个月帮了自己多少回,替自己理多少件麻烦事,就是梧桐巷那一夜的救命之恩,也足以让他信任他。

苏如鹤目光澄澈,他微仰着,一张脸白玉明净,“聂公磊落,我自是信你。”

“嗯?”苏如鹤喝完汤,抬眸凝睇过来时,被汤过,晶莹透亮。

苏如鹤目送他走黑夜里,影渐远。

聂思然跟着起,随他走到书房门,“这都要吃晚饭了,你这又是准备去哪?”

苏如鹤:“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走的路,既然选择了那条路,便甘之如饴的走去,值不值得,自己心里明白就行。”

聂思然回到书房,坐着继续看卷宗,可思绪却全然不似之前那般,总也无法专注。

这话最后传苏如鹤耳朵里,苏如鹤啼笑皆非。

苏如鹤已唤人去备车,他一边换鞋一边说:“前些日吩咐他们搭建的棚也不知怎么样了,趁着天还没黑,我过去瞧瞧。”


【1】【2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