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载APP
  1. 首页
  2. 穿越历史
  3. 相府表姑娘(重生)
  4. 相府表姑娘(重生) 第7节

相府表姑娘(重生) 第7节(2/3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他不免愕然。

倒不是为旁的,只因主仆二人在顾家生活了多年,见到贵为宰辅的三老爷顾文堂的次数却屈指可数。招儿拿不准这位主,一时怕姑娘在威严的三老爷跟前说错了话,一时又怕三老爷刁难于姑娘,于是整个人里里外外都透着张的绪。

她只觉得昏沉沉的,前的一切都开始模糊不清,她咬了牙关,扶着楠木桌角站起来,便要起离开。

她鼻尖越来越酸,抬起直视着顾文堂的睛,贝齿咬着:“相爷既然认定了我是个,不安于室的女,又何必纡尊降贵来同我说教?您大可去侯爷面前不上五少爷,不堪为顾家妇,两家婚盟自然不会缔成。”

晏安宁朦胧泪中瞧见对方似乎无动于衷地坐在那儿,越发印证了自己的猜测。

顾文堂哪里见过这等场面,从小到大还没有哪个女敢在他面前这般放肆——嘴里不敬的话一句一句的,哭起来却像被他欺负了似的,他有些僵地坐在圈椅中,暗忖他方才到底说了什么。

她只是觉得十分委屈。

若他真是正经的辈也就罢了,晏安宁向来是擅辈忍气吞声的,偏偏这个人,近来还频频以无法料想的姿态现在她的梦里……

顾文堂眉心拧起,中闪过一丝不悦,正要发作却见面前的人泪开始止不住地往掉,像是在竭力忍着,嘴里却仍旧有细微的嘤呜声发来。

顾文堂正迟疑着是否要给她赔个不是,却见她面愈发惨白,伸的手还未将她牵引到自己侧,她便忽地厥过去了。

……

徐启在心里暗笑着小丫没见识,却忽地听闻里面传来姑娘家呜呜的哭声,一声一声听得简直要把人的心碎。

招儿亦听到了些声响,却到底不如徐

她若是以这幅模样去,被人瞧见了不知要传什么样的闲话。

门外,徐启与招儿一左一右地侍立着,前者神淡然,后者则一直不停地拿睛试图往门里张望。

晏安宁想推开他,手掌却绵绵的毫无力气,她依稀听见那人缓了语气:“先叫人打盆来给你净面再说,你……”她忽然前一黑,亦虚弱地倒了来。

果然,前世他就是这般想她的!

顾文堂见状眉心拢得更,见她想往外走,忽地起拉住了她的手腕。

这是……

瞧她敢在场拦二哥的的举动,倒看不会是个因他的一句话哭得梨带雨的

她明明什么也没有,却要被他这样板着脸教训一通,难不成她好端端走在路上被莫名现的贺祁觊觎还成了她的错么?

这话听起来像在朝他发脾气。

明明哭得这般伤心,眸却仍旧倔地望着他,像只不服输的野猫儿,弱小得能被人一只手拎起来,却仍旧能在人怀里扑腾个不休。

不就是提醒了她一句不要和贺祁走得太近么?

手一片

意识地疾步靠近了,那人便倒在了他怀里。

是以,那夜过后她不愿再和他有往来,他也就乐得将她这个手山芋抛之脑后了。也不知这个男人后来听闻了她的死讯,有没有为她伤心过片刻?还是反倒松了一气,觉得在政敌手里会少了个有力的把柄?

本章尚未读完,请一页继续阅读---->>>

顾文堂皱了眉,沉思一瞬,伸手覆在她光洁莹白的额上。

所以即便她是为人所害沦落到那般境地,他还是打心里觉得是她的不是,是她污了他的一世清名,是她使了心机保不住顾昀正妻的位置就来攀附他吧?他分明就是觉得她,不安于室!

太丢脸了,她不要再在这个瞧不起她的人面前哭了。


【1】【2】【3】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