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载APP

第120页(1/1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穿成渣攻后主角受崩人设了 作者:苓汐

第120页

顾希言大喜,他还是有点本事的嘛。

然后开始学着片子的动作,在江砚书身上四处点火。

不过当攻真的是个体力活,还没到正戏呢,他就累的有点发喘了,甚至想躺着歇一会儿。

这时他听到江砚书体贴道:要不还是我来吧。

顾希言以为他想坐下来自己动,顿时有点犹豫,不太好吧,你是第一次会很疼的。

没关系。江砚书说着给了顾希言一个吻,把他亲的晕晕乎乎找不着北。

直到顾希言感觉某些应该用在江砚书身上的步骤,用在了自己身上时,他才觉出不对。

小砚同志你怎么,你是要做攻吗?

顾希言见江砚书精致的眉眼与自己贴的极近,勾人的泪痣在眼前晃啊晃,清冷的嗓音在此刻听起来有种割裂感,不可以吗?

可以倒是可以。但是说好自己委屈一下的,怎么又变成江砚书委屈了,让受强行做攻的滋味一定不好受吧,顾希言试探道:你会不会太勉强。

江砚书轻笑一声道:不勉强。

然后顾希言就身体力行的体会到他是真的不勉强,自己都快被do的散架了,不得不拽着江砚书的臂膀求饶。

这人还要顶着一张漂亮的脸无辜道:是我哪里做的不好让你不满意了吗?

顾希言哪舍得让他难过,咬牙道:我很满意。

一定是我不够熟练让你不舒服了,没关系我们多练习几次就好了。

诶,别

同样的事情经历了几次后,在某个早晨顾希言忍不住委婉道:其实做攻还挺辛苦的,也不好总让你受累,不如下次还是我来吧。

江砚书闻言把顾希言揽进怀里,没关系,我愿意承担这份辛苦,还是你觉得我哪里做的不尽力,这样吧我们再试一次,做到哪一步不舒服了你告诉我。

顾希言吓得连忙摇头,但还是抵抗不住,被江砚书压着又do了几次。

从此以后顾希言再也不提做攻的事了。

时光流转,终于到了顾希言生日这天。

从一个月前江砚书就神神秘秘的,顾希言直觉他有惊喜要给自己。

但真的见到精心布置的画展时,顾希言还是感动的差点落泪。

曾几何时他也有一个画家梦,但是他半路出家又没什么天赋,即便画功可以磨炼,但灵气还是差太多了。

所以顾希言从没想过自己的画作也可以有被展出的那一天。

江砚书带着顾希言从入门处一幅幅看过,这是按照他的绘画时间排序的。

里面有他为天行绘制的插画,也有点击最高的漫画截图,甚至还有他闲暇之余画的几幅风景画。

顾希言像是走过了一段时间长廊,清晰的从中看出自己的进步与不足。

而放在尽头的这幅画有点不同,它是剪裁拼贴出来的。

原作是江砚书过生日时顾希言画的那个短篇,这里把江砚书和顾希言的小人单独切出来贴到了一起。

顾希言不解,这是什么意

他还没说完,余光发现江砚书竟然后撤一步单膝跪下了。

顾希言意识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,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。

江砚书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,里面躺着一枚男士素钻。

我知道现在说这些可能有点早,但是如果已经确定了未来的日子我们要在一起,那早点晚点又有什么关系。

江砚书举起手中的盒子,郑重道:顾希言,你愿意嫁给我吗。

这一幕太美好了,美好的像做梦一样。顾希言时常会想他何德何能拥有江砚书这么好的男朋友,他根本配不上江砚书。

但经历了这么多后他意识到自己这些烦恼毫无意义,即便他不如江砚书优秀也没关系,他可以用五年、十年,甚至是一辈子的时间去追赶江砚书的脚步。

上一次江砚书告白,他瞻前顾后畏首畏尾拒绝了江砚书。

而这一次他可以大声的说出心底的答案,我愿意!

回去的路上顾希言好奇问道:你才19岁,怎么就想到求婚了呢?

江砚书就知道他不记得,你不是说你想要有一个家吗,正好,我也想。

可我们是同性呀,又不能领证。顾希言惋惜道。

之前我就想说了,你好像并不知道在这个世界同性婚姻是合法的。

啊?顾希言傻了。

此时顾希言并不知道,一场盛大的婚礼正在筹备中。

至于可能会被顾希言拒绝这个选项。

江砚书从没考虑过。

作者有话要说:

虽然写的磕磕绊绊但好在坚持到完结啦~

--

第120页  -

本章已阅读完毕(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)


章节目录